临深履薄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张灯结彩 > 正文内容

【传统的纯文学杂志】“90后”写作:以回归纯文学传统的方式低调出发

来源:临深履薄网   时间: 2019-03-17

作文「“90后”写作:以回归纯文学传统的方式低调出发」共有 11414 个字,其中有 9010 个汉字,9 个英文,737 个数字,1658 个标点符号。作者佚名,请您欣赏。玛雅作文网荟萃众多优秀学生作文,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作文,请使用网站顶部的作文搜索引擎进行搜索。本站作文虽然不乏优秀之作,但仅为同学们学习交流的习作,不能当作范文使用,希望对同学们有所帮助。

相比较“80后”作家一夜之间的集体喷发,“90后”作家则迟迟未能耀眼登场。自2005年“90后”天才少年子尤因随笔集《谁的青春有我狂》(少年儿童出版社)而受到关注始,至2012年7月第三届全国“90后”作家交流会举行,虽然已有多家媒体相继推出 “2006年中国90后十大少年作家排名”①“2009中国90后十大作家排行榜”②“2010年度90后十大新锐作家排行榜”③等大型推介活动,但“90后”作家的知名度却远未达到“80后”作家的影响力。虽然《萌芽》杂志社一如既往地举办“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但其“出炉”的“90后”作家已然失去了往日“80后”作家的轰动效应。在“80后”一并收获了1980年代“改革开放”、1990年代“市场经济”的中国社会变革所带来的市场和文坛的两大“红利”后,在“80后”作家已经形成了亚文化写作、时尚化写作与纯文学写作的三足鼎立的格局的背景下,“90后”写作注定了要经历较长的沉寂期,也注定了难以在既定时间内顺理成章地接替“80后”写作的主导性位置。“90后”的尴尬处境颇像“70后”当年遭逢的困境:前有声誉载满文坛和市场的各代名家,后有新锐追兵。即:“90后”若想能够真正上场,除了必须面对“80后”的背影,还要摆脱前辈作家的“影响的焦虑”(哈罗德・布鲁姆语),以及接受“00”后的逆袭。――如果“90后”不能尽快站稳脚跟,“00后”很可能很快包抄上来④。但也正因为“90后”作家必得面对这些考验,才做出了符合自身长线发展的选择:回归纯文学传统回归并低调出发,以期从“80后”写作的背影下突围,且寻找到个人才华与传统文学生产机制之间的接合点。
一、“90后”长篇小说:在“80后”青春文学的背影下突围
“90后”作家作为 “80后”作家的派生词,笼统地意指公元1990年至公元2000年之间出生的一代作家。其主要代表作家在不同时段,不同媒体,有不同的座次和名单。但不管如何排榜,“90后”最终还是要靠作品“创世纪”。
与相当一部分“80后”作家一上场就青睐于长篇创作相似,相当一部分“90后”作家也将长篇小说作为主打对象。在2007年到2008年间较有代表性的长篇是:李军洋的《一路向北》(2007年)、杨七诗的《我们的,他们的爱》(2008年发表于晋江文学网)、后博寒的《寂寞钢琴》(2008年发表于天涯论坛)。但是,令人遗憾的是,2007到2008年出版的“90后”长篇小说整体上延续了“80后”作家的青春文学的类型化模式,尚未呈现出自身的新质。这种缺少“90后”自身特质的写作状况,使得曾经想为“90后”造势的大众图书出版人感到失望。一个典型案例是:2008年,图书策划人陈平曾策划出版了《横空出世90后:90后作家文学作品精选》⑤,但让他很不满意的是,“没有找到一些好的作者”。两年后,他想再次出版一些90后的作品,“在网上搜寻了大半年,只找到一两位值得关注的作者”。⑥的确,“90后”作家在起步阶段,缺少带有自身标识的有分量的作品。
不过,到了2009年,由接力出版社出版、“80后”作家水格主编的“90季”书系现出了亮色。“90季”书系推出了“小说专号”,收录了“90后”作家阳光已至的长篇小说《叠年》和《时间浪潮》、柏茗的长篇小说《黑白画境》、鹦鹉螺的长篇小说《风车向西转》、一唏的长篇小说《小西天》。此外,该书系主编水格携以两部长篇小说《尤未觉醒:夏天的风》和《云朵次第》来助阵。客观说来,“90后”作家的上述长篇小说大多是在“80后”青春文学的背影下叙事、想象、表达,而尚未达到主流批评家的期许:“我要看看一个个的人――他在做什么,他怎样自我表述和自我想象,他究竟认为自己和他人有何不同,而这种不同如何构成意义。”⑦但是,也确有“90后”作家的长篇小说,如:阳光已至的长篇小说《叠年》,表现出一种从“80后”写作背影下突围的努力。这部长篇虽然主要讲述了杜延、莫悦欣、谢婧三位“90后”之间发生的青春恋情,也重复了“80后”青春文学的故事模式――“少年时代的爱情多半不得善终”⑧,“终究还是可以算作青春小说”⑨,但“爱情不再是我作品的主旨”⑩。小说的内容也的确如此:作者讲述的“90后”的情爱故事已经不同于“80后”青春文学的时尚化故事,而是深入到青春生命的内在性伤痛。尤其值得称道的是,小说将一位“90后”与父辈、母辈、祖辈之间的理解和爱作为不可或缺的内容,使得它从青春文学的自闭世界中突围出来。此外,小说还注入了汶川大地震这样的大事件,但并没有在对悲情的渲染上下功夫,而是将灾变与人的宿命联系在一起。这一节制的处理方式,显示出这部小说与“80后”青春文学的貌合神离。
“90后”写作至2013年获得了突围的实质性成效。这一年,冬筱的长篇小说《流放七月》不仅走出了“80后”作品的影响,而且提供了一位“90后”作家所特有的历史叙事方式:倾听与转述。由此,《流放七月》不仅回归到历史叙事的文学传统中,而且刷新了一直被青少年作家所漠视的传统历史叙事。而在以往青少年作品中,特别是在青少年亚文化写作与青少年时尚化写作中,历史叙事始终都被青少年作家集体遗忘。或者说,青少年亚文化写作的颠覆性的文化立场与青少年时尚化写作的合肥比较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商业性的文化立场都不会承接历史叙事的文学传统。即便是青少年纯文学写作,也大多继承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先锋文学”所主张的解构主义历史观,而鲜有如《流放七月》这般对历史记忆自觉地选取敬意态度的历史观。当然,这种对历史记忆或颠覆、或戏谑的历史叙事方式,自然不能仅仅归咎于青少年作家历史意识的缺失。当青少年作家在成长过程中相遇了一拨又一拨的历史虚无主义的文化潮流时,如何能够依靠自身的力量整合碎裂的历史观念;当青少年作家目睹了中国当代作家借助于历史叙述的名义来解构历史、遗忘历史的写作潮流时,如何能够以文学的方式重述历史记忆?
但是,即便是在解构历史不断升级的新世纪中国文化背景上,冬筱的《流放七月》仍然试图探索一条重述历史的文学路径,即:小说《流放七月》试图从解构历史和遗忘历史的文学潮流中抽身出来,深入到历史记忆的深处探勘,进而让丰富、苦痛的历史记忆参与“90后”一代人青春生命的意义构成。当然,历史叙事,对于任何一代作家而言,都是高难度的写作。所以,对于“90后”作家冬筱而言,尝试传统历史叙事绝对是一次冒险的尝试。这一点,已有前辈作家作出了深切的理解:“对于20世纪90年代出生的青年作者来说,这是一次特立独行而冒险的溯水跋涉。既无同龄的经验可借鉴,亦无时尚的溯流可模仿。”{11} 小说《流放七月》选取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段渐被人遗忘的伤痛性记忆――“七月诗派”诗人里欧、佩蒙等的悲情人生作为历史叙述内容,将“90后”青年莱易、文森、衾�等的成长故事作为现实叙述内容,通过“精神奴役创伤”这一启蒙主义的精神内核,将“七月派”诗人和“90后”青年联系在一起,让历史与现实隔空交汇。小说中的两个“90后”青年莱易和文森不同于“80后”作品中的青年主人公。他们的精神创伤固然带有新世纪中国青年所共通的精神特质――心灵无所归属,但更具有中国现代“七月派”诗人的精神血脉。所以,莱易的孤独感固然是借助于现代成长小说所惯常出现的“铁轨”意象来传递的,文森的孤独感借助于现代成长小说所惯常运用的“漂泊”意象来表现的,但他们的生命深处却存活着他们的祖辈――中国一代启蒙知识分子的文化基因。小说构思非常讲究:由“90后”青年莱易整理生病住院的爷爷――“七月派”诗人里欧的文稿作为主线,延展至另一位“90后”青年文森与另一位“七月派”诗人佩蒙的精神世界,同时不断穿插回忆录、日记,以承担历史叙事和心理叙事,时间跨度穿越了大半个世纪,内含了历史叙事所能承受的容量和重量。而且,“每一章最前面的导语诗句大都来自《七月诗选》(“七月派”早年作品选集)和《百色花》(平反后二十人集)”{12},既奠定了各章的叙述基调,也为整部小说深描了忧伤,沉郁的色调。另外,小说在结构上一个微妙而耐人寻味的安排是:小说中的“父亲”始终处于缺席的位置,因此既增加了“90后”作家重述历史的难度,也不免让人疑惑:“90后”作家如果越过“父亲”,能否重述历史?当然,冬筱作为“90后”作家,在承担历史叙述时,难免会出现力所不及的时候,比如,小说中的回忆录有时流露出文青的气息(《流放七月》第六章里欧对年轻时代恋人E的回忆就有很多时下文青的文艺范儿文风)。还有,小说的讲述方法基本上选用了倾听与转述的叙事方法,而缺少历史反思的对话方法。
尽管小说《流放七月》带有作者的力不从心之处,但仍然传递了优秀“90后”作家回归纯文学传统且向传统历史叙事致敬的写作行动。这或许体现了优秀“90后”作家小说观念在激烈厮杀后的选择和纯文学传统对优秀“90后”作家的吸附力。更确切地说,“90后”作家上场于青少年纯文学写作、青少年亚文化写作和青少年时尚化写作三方博弈的格局中,如果定位于纯文学写作,纯文学传统中的历史叙事将不该继续被漠视。所以,在当下许多青少年作家都在追踪着反叛性的亚文化写作、商业性的时尚化写作和先锋性的纯文学写作时,冬筱的《流放七月》低调地以回归的方式重新出发了,即:《流放七月》以倾听和转述的历史叙事方式打捞了日渐被青少年写作所漠视的历史记忆。
二、“90后”短篇小说:回归传统文学期刊
并着力于“创意”写作
比较“80后”作家大多热衷于长篇小说创作,“90后”作家更青睐于短篇小说的创作。甚至,相当一部分“90后”作家不约而同地将回归传统文学期刊和短篇小说的“创意”写作视为新的出发点。
这些“90后”作家之所以做出如此选择,是与“80后”作家在新世纪之后所一路留下的经验和教训密切相关的。回望“80后”作家自1999年迄今的发展态势,能够两栖于文学期刊和图书市场固然双赢,但如果为了生存,大多数“80后”作家会放弃文学期刊那道窄而高的“门槛”而直接投奔到图书市场的怀抱。同样,如果能够短篇和长篇兼顾当然好,但如果为了销量,大多数“80后”作家宁愿首选长篇而放弃短篇。因为在新世纪中国图书市场上,毕竟长篇小说比中、短篇小说拥有更多的大众读者,因此也更抢手。当新世纪中国的市场经济严重地冲击了文学创作之后,“80后”作家的种种选择,在很大程度上必然要受制约于新世纪中国图书市场的需求。然而,当“90后”作家从事文学创作时,中国图书市场早已粉碎了它曾经一手制造的“80后”作品热销的泡沫。同时,当“90后”作家从事文学创作时,“80后”代表作家已经确立了各自的定位,其能量之大几乎占据了整个青少年写作的全部版图,而留给“90后”作家的数字空间非常有限。加上“90后”作家相遇了浅阅读时代,大多数“90后”作家的文字功底、文学底蕴、人生阅历都不深厚,很难与“80后”作家抗衡。
在内外交困的状况下,“90后”作家被迫以回归的方式练就文学创作的基本功。为此,“90后”代表作家试图回归相对沉寂的传统文学期刊而培养自己的纯文学读者。李唐自14岁开始创作诗歌和小说,陆续在《昆明癫痫病医院治疗方法人民文学》《诗刊》《山花》《上海文学》《芙蓉》《北京文学》《山东文学》等传统主流文学刊物发表作品,“总能在故事以外告诉我们些事情及所指向的意义”(李掖平语)。国生自创作以来也是一直致力于短篇小说的创作,其作品多发表于《上海文学》《山花》各类文学期刊,短篇小说作品有《镜像》《拉萨》《手势》《去年在南京之南》等,关注边缘群体,从性别与潜意识等角度观照人的精神处境。杨牧原的短篇小说作品散见于《当代小说》《山东文学》《青岛文学》《文学界 》《作品》等期刊,累计20余篇,其中的《中国象棋》(《当代小说》2011年第2期)切中了都市人焦灼的内心世界。郑欢欢小说创作多为短篇小说,如《收庄稼》《尿到冰面上去》《大爷跑不过孕妇》,擅长于用“乡言乡语打造叙述迷墙”{13}。
与此同时,传统文学期刊虽然不再像以往对“80后”作家那样热切地对“90后”作家隆重推出,但也仍旧为其保留了一份稳定的推力。除《萌芽》一如既往承担培养“90后”新人的出发地之外,《青年文学》和《芙蓉》依旧为“90后”有潜质的代表作家搭建重要平台。譬如,2013年的《青年文学》发表了王天宁的《美丽人生》、纪炫慧的《旅行》、普鲁士蓝的《直立行走的人》和蔺染的《回忆森林是黑色》。这四篇小说皆展现出了“90后”作家各自不俗的创作才情。同时,它们也有其青涩的一面。就写作题材而言,四个短篇基本都选取了城市的一隅,然而就在这原本已经狭窄的小说空间中,作者们仍没有给读者营建出一个进入城市生活肌理的生活场景。只有在纪炫慧的《旅行》中稍稍提及了一点逐渐被隐去的乡村生活,小说空间也随着地域性的转化而变得相对开阔,作品中主人公形象自然也随着空间的转移而显得饱满与立体。再如,2013年的《芙蓉》推出了郑欢欢的三个短篇:《收庄稼》《尿到冰面上去》《大爷跑不过孕妇》。三个短篇显现出作者的有一定功力,尽管在阅读其作品时仍会感觉到他对小说整体把握的心有余而力不足之感。 除了上述传统文学期刊之外,上海作家协会旗下的《零》团队{14}在培育和推动“90后”作家短篇小说创作上功不可没。2012年,《零》团队主办了“90后创意小说大赛”。该大赛宗旨是:“5678带出9!最有创意90后!”{15}具体说,即是:“我们在找人。找写小说的人。……我们要创意小说家。我们要创意小说。我们要创意。什么叫创意?就是前无古人,可能后有来者。你看完之后会说,‘呃,这东西真说不准,以前没见过,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但挺不错……’――Yes!这就是我们要找的‘非主流’小说家!”{16}看得出来,“创意”和“非主流的小说家”是该大赛宗旨的核心词。那么,究竟如何理解“创意”和“非主流的小说家”?结合本次参赛方法,“创意”被解释为:在微博这一新媒体上“用几句话或者几张图说出你的小说创意”,说到底意指的是文学创作力。“非主流文学”在大赛宗旨中,区别于“情绪化的小清新‘小说’”、博客和QQ文字、“动辄几百万字”的网络小说、不是小说的所谓小说、以及严重模式化的小说{17},说到底意指的是纯文学。为此,《零》团队借鉴又改版了《萌芽》发起的第一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模式和理念:前辈评选,选拔新锐,比赛过程由初赛(依据参赛者在微博上发布的创意取胜,60个参赛者晋级)、复赛(2012年7月27日到8月12日,在云文学网上决出12名决赛选手)和决赛(2012年8月14日到23日,12位选手决出一、二、三等奖各一名)三个环节组成,首要的评选标准是作品是否具有奇思妙想。但是,与第一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所承担的拯救《萌芽》刊物和改良现行教育体制不同,上海作家协会旗下的《零》团队试图借助新媒体,让纯文学写作与亚文化写作联手对抗时尚化写作的大面积入侵,进而实现主流文坛所承担的让纯文学持久发展下去的文学使命。至于收效如何,虽然尚难以判断,但在时尚化写作已经做大做强的背景下,很难如第一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那样顺风顺水。
尽管如此,《零》团队借助于“90后创意小说大赛”而意欲重新确立纯文学标准。所以,本次大赛评委、《收获》副主编程永新坚持以纯文学标准来总结本次大赛最终胜出的短篇小说的主要特质:多元的风格,丰富的叙事;不同寻常的叙事风格,出色的语言驾御能力;诡谲的想象力,令人耳目一新的创意。{18}事实也是如此,该大赛胜出的短篇小说无论在叙事方式上有多少差异,都具有共同的纯文学品格。特别是,参加“90后创意小说大赛”的“90后”作家与“80后”纯文学作家一道都自觉继承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先锋文学作家所确立的纯文学传统。也可以说,纯文学写作传统,对于青少年作家而言,通常被理解为纯文学传统的起点。可是,问题恰恰就在这里:程永新所列举的本次大赛胜出的“90后”作家的小说创意,对于纯文学而言,与其说是“90后”写作为纯文学带来了“创意”,不如说是“90后”写作遵守了纯文学的基本规约。即便如此“90后”作家对纯文学传统的自觉继承固然有可能推动传统写作走出瓶颈,但也同样可能使得青少年写作陷入了困境。即:“90后”作家继承纯文学传统之后,依靠什么写作资源激活纯文学写作?换言之,“90后”作家选择纯文学写作时,能为纯文学增加哪些新质?
这样,对“90后”小说“创意”的追问构成了“90后创意小说大赛”的根本性意义。阅读“90后创意小说大赛”复赛和决赛的作品,便会发现,程浩等“90后”参赛作家不约而同地采用了这样的叙事策略:在坚持纯文学标准的前提下,还借助于亚文化写作和时尚化写作的叙事元素。先看重写经典类小说的“创意”:程浩的《项链》、崔斯也的《变形记》、赵枢熹的《药》显然尊重了莫泊桑的《项链》、卡夫卡《变形记》、鲁迅的《药》的经典作品,但也注入了新的时尚化叙事要素。程浩的《项链》在戏剧性结尾处改写为女性与女性之间不露声色的厮杀,颇似职小儿癫痫怎样根治场小说的叙事要素。崔斯也的《变形记》让主人公变形为“手机”,既有形而上的意蕴,也有当下的时尚感。赵枢熹的《药》淡化了鲁迅小说《药》中的悲凉感,而增强了影视剧的观赏感。再看先锋实验类小说的“创意”:程浩的《镜像》在形式和意蕴方面都呈现出先锋文学的实验性和多义性特质,但在题材上则选取了亚文化立场下非主流的同性恋题材。张其鑫的《谋杀上帝》同样是追求纯文学的实验性和先锋性,但对杀手的形象塑造以及杀手谋杀上帝的情节编排又带有电玩游戏和影视剧的叙事特征。不可否认,由于“90后创意小说大赛”对短篇小说“创意”的强调,参加复赛和决赛的“90后”作家在小说的创意设计上难免有刻意的成分,但确实展现了他们在纯文学写作的高起点上出发的实力和锐气。特别是,在大赛进入到“独立作品”阶段时,几乎全部进入复赛和决赛的“90后”短篇小说皆自觉地接续了先锋文学传统。其中,蔡思捷的《寻找表情》非常典型。该短篇地道地演练了先锋文学的形式并探索了形而上的意蕴。小说选取了第三人称和第一人称相互转换的叙述视角,先在“楔子”里让读者目睹了青年画家夏青峰所患的“怪病”。“很多人的表情在他看来都显得很空洞,像是没有灵魂的皮囊”{19},继而在正文中聚焦在一个诡异的类似于诊所的逼仄空间――客厅,展现了现代人的各种“怪病”:二十岁的长发少女“很喜欢公交车,而且越挤越好”{20};彩票迷的中年男人“拥有一张让人感觉毫无希望的脸”,惟有谈及彩票时,“身上会迸发出一种奇特的神采,双眼放光”{21};戴眼镜的男人不仅每天坚持写日记,而且仿佛生活在日记中;曾经的女模特因不接受潜规则而放弃模特事业后,变本加厉地变胖。在结尾处,小说出现了始料不及的吊诡结局:就在夏青峰自以为痊愈再度返回诊所时,他竟发现医生也是病人。整个小说重复了先锋文学所惯常采用的形式的实验性和内容的荒诞性。如果说蔡思捷的《寻找表情》更倾向于在现代主义小说形态上续写纯文学传统,那么程浩的《苹果》则在写实主义小说和现代主义小说的两种形态上继承纯文学传统。程浩的《苹果》讲述了李家奶奶突然病故后她的生活伴侣――憨子被人所遗弃致死的悲剧故事。乡土中国人心的冷漠和凉薄,在鲁迅的小说《孔乙己》和废名的小说《浣衣母》中都有精到表现,程浩的《苹果》固然不具备鲁迅小说的思想深度和废名小说的哀婉凄美,但它对人性的复杂性体验和憨子死时手中苹果的细节安排都表现出作者在“90后”作家中功力不凡。 《零》团队之外,上海市作家协会和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世纪文睿公司共同策划、推出了“90后零姿态”系列{22}。该策划的现实目标是:以12位“90后”作家集体亮相的方式,呈现“90后”作家阵容。该策划的“终极目标就是发扬上海培育青年作家的优秀传统,打造未来的文学领军人才”{23},进而使得纯文学写作走出瓶颈,完成中国当代文学的代际承传。第一季推出了“90后”作家的五部短篇小说集。它们是:三三的《离魂记》、张晓晗的《末日那年我21》、修新羽的《死于荣耀之夜》、吴清缘的《单调》和陈观良的《丫的伪大爱情电影》。这五部短篇小说集,尽管题材不同――校园、都市、底层、幻想世界,写作风格各异――写实、心理独白,玄幻、科幻,但人们多少能感受到它们所传递出来的纯文学的叙事立场和叙事原则:让纯文学写作和亚文化写作联手,融合时尚化写作叙事元素,使得纯文学成为一个兼容的世界。其中,陈观良的《丫的伪大爱情电影》最为明显。或许是由于陈观良原本就不出身于学院,他的小说中充溢着一种久违的粗砺之气。小说中的人物由以往“80后”亚文化写作中的反叛少年,另类少年演变为少年劫匪(《丫的伪大爱情电影》)、诈骗者(《不骗陌生人》)、杀手(《杀人夜》)、瘾君子(《背包》)等城市边缘人形象。情节编排调动了推理悬疑小说和言情小说的时尚化叙事元素,使得小说很是好看。但是小说叙事冷静,目光幽冷,语调冷幽默,皆在实现纯文学的要义:以小说的方式陈述人性的多面性和人生的荒诞性。
不必回避的是,“90后”写作在以先锋文学为摹本的纯文学传统中出发,势必造成了其超越性写作的难度之大。虽说先锋文学写作没有终点,但先锋精神的本义即是对惯性写作的反抗、对主流意识形态的抵抗。而新世纪之后,姑且不说先锋精神已然衰颓而需要重新诞生,单说“90后”作家依凭自身是否能够实现真正的先锋写作,而不是对先锋写作的模仿?所以,“90后”作家对纯文学传统的真正承继不是写得像先锋小说,而是要听凭自身的创造力创作出属于这个时代的纯文学。
在纯文学写作陷入困境的新世纪中国,一些“90后”作家能够选择从纯文学传统再度出发,实属难能可贵。虽然这些“90后”作家在纯文学创作的路途上会很沉寂,但他们对于自身在这个时代中的地位有着比较清醒认知。如 “90后”作家联谊会首任主席李军洋所说:“与‘80后’的市场化写作不同,‘90后’的很多写作者选择诗歌和儿童文学这样类型的创作不在少数,在当下世俗而功利的大环境下,这显得尤为可贵,也许,他们的这种选择,在某种程度上,寓意着我们对一些失去的东西的回归希望。”{24}当然,目前,纵观“90后”的文学创作,整体水平还不乐观,也缺乏相当成熟的代表性作家。但是,“90后”作家回归高起点的纯文学传统的写作行动势必会为其未来的创作打下扎实的功底,也将成为中国当代文学界的坚实的生力军。
注释:
①2006年11月,由“90后”创办的小作家联盟网站策划和操作“小作家排行榜”系列评选活动、推出了十大少年作家。排名顺序是:第一名,吴子尤,1990年出生,代表作《谁的青春有我狂》,2006年因病去世;第二名,张悉妮,1991年出生,代表作《假如我是海伦》;第三名,青夏,1990年出生,代表作《繁花泣露》,被冠以“女版韩寒”之名;第四名,阳阳,1994年出生,代表作长篇小说《时光魔琴》,因为治小儿癫痫哪家医院好这部小说获得120万元的稿费而奠定了不可动摇的地位;第五名,李军洋,1990年出生,代表作长篇小说《一路向北》,被称为“90后文字第一精灵”;第六名,顾文艳,1991年出生,中国少年作家协会会员;第七名,陈励子,1991年出生,代表作《月亮船》,曾获得冰心儿童文学奖;第八名,弘志,1990年出生,代表作《浪漫七月花》,在网上与韩寒叫板;第九名,杨七诗,1992年出生,代表作《我们的,他们的爱》;第十名,高璨,1995年出生,代表作《阳光的脚步很轻》,陕西作家协会会员。
②“2009中国90后十大作家排行榜”的顺序是:第一名,张悉妮,代表作《假如我是海伦》;第二名,吴子尤,代表作《谁的青春有我狂》;第三名,青夏,著有《繁花泣露》;第四名,唐朝;第五名,李军洋,代表作长篇小说《一路向北》;第六名,莫名,原名黄朝林,代表作《天使没有翅膀》;第七名,魏天一,代表作《镜子风暴》《死亡笔记》;第八名,陈励子,代表作《月亮船》;第九名,弘志,代表作《浪漫七月花》;第十名,杨七诗,代表作《我们的,他们的爱》。
③由和谐临沂网、80后之窗、新空气诗歌在线、东明文化传媒、华语诗人网、山东校园文学网主办,最终入选的年度“90后”新锐作家有:后博寒、白工、李军洋、陈胜、一唏、张震扬、魏天一、李泓业、陈曦、唐朝(排名不分先后)。
④自2008年开始,就有“00后”陆续登场。金华的“00后” 申屠宇晨创作童话和剧本,在2012年成为“榕树下”网络的签约作家。昆明的“00后”陈安洋子出版了成长故事集《阳光夏日》。上海的“00后” 陈盈颖被媒体誉为“新锐00后作家”,出版了成长故事集《今年,我们小升初》,且获得了上海作协文学百校行创作会会员,中国当代青少年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青少年文学艺术家协会会员等“头衔”。“00后”的势头生猛,正如一位网名上杉凌羽的“00后”在百度贴吧中自述道:“为什么有人看不起我们00后作家?好吧! 我们怎么了?我们只是喜欢写作,我们的梦想是成为一位作家,是因为我们小你们才否定我们,可我们会长大的!你可知道什么是命中注定?我想你是知道的,正是你赋予了它太多的诠释。而我只是一阵风从来没有什么希望,我只是希望我能快乐地写作,但是你们不能否定我们啊,我无奈啊,直到现在迟迟未来,但是我至少有那个梦,我会在黎明的早晨淡看尘封语录的碧海,去实现这个梦。”
⑤陈平主编:《横空出世90后:90后作家文学作品精选》,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10年版。
⑥刘超群:《“90后”作家至今未入流:作品很浮云,市场很疲软》,《每日新报》2011年1月19日 。 ⑦李敬泽:《面对“90后”》,见阳光已至:《叠年》,接力出版社2009年版,第1页。
⑧阳光已至:《叠年》,接力出版社2009年版,第134页。
⑨⑩阳光已至:《朱雀不言白虎》,见《叠年》,接力出版社2009年版,第189页、第188页。
{11}张抗抗:《选择遗忘,还是选择回顾》,见冬筱:《流放七月》,长江文艺出版社2013年版,第5页。
{12}冬筱:《念且无痕》,见冬筱:《流放七月》,长江文艺出版社2013年版,第362页。
{13}赵志明:《郑欢欢:乡言乡语打造叙述的迷墙》,《芙蓉》2013年第4期。
{14}《零》团队是上海市作家协会旗下团队,五年来专注90后写作者的挖掘培养,拥有全上海200所中学的文学社理事单位。其电子杂志是国内唯一有稿费的时尚文学电子月刊,实体书系列则致力打造“创意小说”第一品牌,并联手《萌芽》杂志和云文学网为“90后”作家提供纸媒和数字出版服务。
{15}{16}{17}“90后创意小说大赛”组委会:《建国以来第一次全国范围的非主流寻人启事大赛宗旨》,见《90后创意小说上海“站”全记录》,上海文化出版社2013年版,第6页、第5页、第4页。
{18}程永新:《90后创意小说上海“站”全记录・序》,《90后创意小说上海“站”全记录》,上海文化出版社2013年版,第1-2页。《零》团队编:《90后创意小说上海“站”全记录》,上海文化出版社2013年版,第216页。
{19}{20}{21}《 零》团队编:《90后创意小说上海“站”全记录》上海文化出版社2013年版,第216页、第219页、第220页。
{22}早在2008年,为了改变文学人才青黄不接的严峻形势,上海作协出台了“531人才培养计划”,要用五年的时间,分三个梯队,培育出一百名青年作家。文学百校行办公室就此与上海市及周边地区数百所大、中学的文学社团开展密切合作,五年来接触了上万名文学写作爱好者,从中发现潜力作者,长期跟踪,极力扶持,针对每个人的写作特点提供辅导,最终培育并搭建起了拥有近百名具有优秀创作能力的90后作者库。(曹玲娟:《“90后.零姿态”书系出版》,人民网,2013-06-21 11:26:00。)此次“初试啼声”的5位作者,就是通过这一计划从上海、北京、广州等不同城市被发掘发现的。
{23}曹玲娟:《“90后零姿态”书系出版》,人民网,2013-06-21 11:26:00。
{24}李军洋:《“90后”作家滞销还是畅销》,《课堂内外》(高中版)2010年第11期。
*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一般项目“青少年写作现象研究”(项目编号:10YJA751095)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中国海洋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责任编辑 马新亚

“90后”写作:以回归纯文学传统的方式低调出发相关推荐: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dbmlq.com  临深履薄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